您的位置:首页留言反馈查看留言
我该如何办
唐旋宇 女士    2015-4-7 16:53:20
我(唐旋宇)高一就读于毕节第四实验中学,后来由于一些原因转学到纳雍一中就读,后于2014年12月3日办理转学手续申请,在转学申请表上:纳雍一中,纳雍县教育局,毕节市教育局,毕节七星关教育局,毕节第四实验中学等单位都盖了章,可是,到了现在(2015年4月7日),已快半年,我的学籍一直没有转过来;电话毕节第四实验中学:答曰:你的学籍转学申请我们已经提交,至于是否转学成功,你自己到市教育局核实;电话毕节市教育局(8221085),答曰:七星关教育局没有提交上来,也没有提交记录;电话七星关教育局(8016081),答曰:没有毕节第四实验中学的提交记录,而再电话毕节第四实验中学(15329679125),相关人员则答复,已经提交3次了,作为学生,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周旋于这件事情,但是不办理,又影响我的会考;请有关单位帮忙答复,我该怎么办?是不是要送一些礼品才能够办到???我急得要死,快要会考了!!!!
回复内容:
唐旋宇:
  你好!
  你的留言已按《信访条例》相关规定转市教育局研处。谢谢你关注“局长信箱”,希望对我们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和建议!
村支书违规
陈宗琦 先生    2015-3-31 3:55:40
陈宗琦、熊大陆经朋友介绍与2014年5月初开始在赫章县罗州乡民联村帮一个姓李的四川老板打工,做当地承包给李老板的一事一议投工投劳通村水泥路工程,做到8月底的时候由于拨款不及时以及李老板垫资困难,李老板悄悄的就走了,当地的材料款、机械设备租赁费、运输费、民工费一分都没有付,后来由罗州乡政府出面协调,在我们已做完的工程款里面拿来支付相关费用。一直快到去年年底的时候才开始支付这些费用,我去问我们的工资的时候相关领导告诉我说我和熊大陆是李老板带过去的,要我们自己去找老板要工资。我就不懂了,为什么当地的材料款、运输费、民工工资也是由李老板亲自去联系的就可以支付,难道民工工资还有外地和本地的区别吗?为什么我们的工资就不支付,并且我们的工资是经过罗州乡政府及民联村村委相关人员登记在应付款花名册上面的。还有当时所购买的相关机械设备(装载机、搅拌机、钢模、发电机、摊铺机、切割机等)用了大概11万左右,这些费用是由我拿出来购买的(有票据为证)。在9月份的时候水泥路由民联村支书、主任自己承包来做,所使用的相关机械设备也是我购买的,当时由乡政府、村委给这些机械设备评估了的,但是水泥路打完以后就一个都不承认了(有会议记录的)。在6、7月份的时候雨量特别多,造成了通村公路塌方特别严重,毕节民政局为此拨了14万左右的灾款,但是现在民联村委有的人想据为己有,拒不承认有此款项。我的4个月工资4万(含皮卡车租赁费及工资),熊大陆5个月的工资5万(含皮卡车租赁费及工资)。望相关部门给我们一个公平公正的处理。以下是相关人员的联系电话,乡党委书记:慕学平18748533299,乡长:徐飞虎13984592739,副乡长、道路交通分管领导:张教富15985442618,村支书:蔡敬朝13595772588,李老板:李成富18281132067
回复内容:
陈宗琦 先生:
    你好!
   你的留言已按《信访条例》相关规定转七星关区责成相关部门办理。谢谢你关注“局长信箱”,希望对我们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和建议!
    
    该事项于2015年5月15日由罗州乡人民政府办理完毕。
  据反馈,1、你反映“施工的机械设备是你参与出资购买的,花了11万左右”的问题,经调查, 2014年4月25日民联村委会与李成波双方签订了“罗州乡(罗州至民联通村水泥路建设)技术指导员聘请协议书”,“协议书”第三条已注明技术指导员应履行的义务:负责整个项目工程资金核算,工程所需材料、设备供应、技术指导、质量标准,确保工程验收。你反映自己出资参与购买设备的问题是你和李成波之间的私人关系,民联村委会并不知情。
    2014年4月20日李成波和罗州乡民联村签订“罗州乡罗州至民联通村水泥路建设技术指导责任书”和机械设备租凭合同,“责任书”第五条明确:“在施工过程中,如无故停工2天以上的,本人自愿辞去通村水泥路工程技术指导员,并承担造成所有资金、物资等损失。”李成波在施工过程中无故停工20余天走后,民联村委会接管民联村通村公路建设,通过协商工程由原专业施工队继续施工,不足人员由民联村委会招聘本地有技术人员施工,前期工程通过初步评估,工程施工工资等费用已按工程进度和县下达资金支付,剩余资金工程完工通过验收才能支付,民联村村委会使用李成波机械设备问题由于联系不上李成波,民联村委会通过村民议事决定,按照市场价支付给李成波,至今李成波未与民联村委会交涉费用问题。
    2、你反映“毕节市民政局为此拨了14万左右的灾款,但是现在民联村委有的人想据为己有,拒不承认有此款项”的问题,经查,毕节市民政局没有下拨过我乡14万灾款。
    3、你反映“民联村委会需要支付陈宗琦和熊大陆工资”的问题,经调查,你和熊大陆没有在工程上直接做过任何工程,没有做工行为,未与民联村委会签订任何劳务或其他协议,不存在支付你和熊大陆的工资的情况。

买教辅资料有感
abc123 先生    2015-3-28 18:45:32
近年以来,为了进一步加强师德师风建设,有效制止在职教师乱订乱发教辅资料、乱办班等行为,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和家长的经济负担,维护教育教学秩序,树立教育和广大教师的良好社会形象,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各级教育主管部门都出台了文件,严禁学校和教师要求学生到指定地点购买教辅资料和学习用品,严禁教师有诱导学生购买教辅资料的行为,对发现教师有诱导学生购买教辅资料的行为,经查实后,都要求学校上级主管部门做出相应处理;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老师们的应对措施可谓层出不穷,
      鄙人的孩子就读于纳雍县第二中学,前几天,各班班主任召开家长会,会上,班主任就学校教育的发展高谈阔论了一番,又对各个学生的在校成绩和表现作了一个肯定;最后总结:建议给孩子们买一点教辅资料,买的时候尽量做到版本统一(便于教师讲解),最好特别强调:不是强制购买,本着志愿购买之类云云,一下我还真的为高尚的师魂感动了;
周末,本来无事,可是孩子硬要我陪他去买复习资料,我本来是不掺和此事的,可是禁不住孩子的软硬兼施,还是去了,在路上,孩子就念念叨叨说了:老师说的,物理资料要在什么三余书屋,英语资料要在什么慧品书屋………,老师说是走错了,在别家没有卖的………。
到了书店,按照孩子的要求,首先到慧品书屋买了一本英语资料,付款时还是意外了:书店老板居然先要核实是哪一个班级,然后做好登记,一本16开68页的资料居然一分钱也不少,按照定价硬是付了43.8元,付了款,竟又和老板谈起来!!下面是与老板的一段对话:
  下载 (259.8 KB)

4 天前 00:06  下载 (262.57 KB)

4 天前 00:06
“你这个价太贵了,应该少些?”
“一元也不能少的,我们卖了近千余本,都是这个价!!
“那,假如我多买一些呢?比如50套左右!你又是什么价??”
“哦,你是老师呀?如果是,这样吧!我们或许按照3.5折的价格给你,至于你拿去卖多少我们不管,或许你直接叫学生来买,反正我们做好记录的,到时结账,我们返利50%给你!”
    “可是,假如上面查起来………?”
    “这,假如按照第二种思路,不管上面怎么查,你也没有责任………”
     随着交谈的深入,老板似乎放松了戒心,交谈中,笔者了解到,这种书在别家书店的确买不到,因为至少这个封面别家没有,没有刊号,没有代码!什么也没有!而翻开里面,内容竟是那么熟悉!去年我有一个朋友给孩子买了一本,我当时还和他讨论了一下上面的题目,看来,今年的,无非是重新换了一个封面而已!!!
可是,一本价值只值几元的书竟然卖价几十元,什么概念?
诚然,随着各类竞争的加剧,一些有眼光的商家便把目光定位在几个行业:房产、学生用品、儿童玩具;不管有没有钱,安身之所是要的;为了后代的发展,只要能够考上名校、重点、花再多也值;一个几十元钱的玩具,你明明知道,价值只值几元,可是,孩子哭闹着偏要买,面对几个旁观者鄙视的眼光,你难道不买呀??
其实,一个班级就算六七十人,一本辅导书就算人均赚30元,也不过两三千元的利润,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原本可以通过正常的途径赚取,但是,就是这两三千元,确使我们有的老师丧失了立场,泯灭了良知,我们赚学生的钱,难道学生不知道吗?难道社会不知道吗??只是学生们(或家长们)大多是弱势群体,他们不敢得罪他们的老师!他们怕在课堂上遭受老师的冷眼,他们怕无缘无故的请家长,他们更怕有时会无缘无故的被开除了!所以,他们只能把恨藏在心里,把怒藏在心里,有时还要强颜欢笑面对自己的老师………!!
我们有的老师有时在感叹现在的学生没有教养,不会尊师!!有的学生踏入社会以后与自己的老师形同陌路!!认钱不认人!!!于是,我们抱怨这个社会,抱怨这个社会的人性!!可是,作为老师,您不妨深思一下:我们站在神圣的地方,干着光辉的事业!可是我们的思想达到一个“师”的境界了吗????
    ———本人也是一位老师!从教于纳雍一中!!!
回复内容:
abc123先生:
  你好!
  你的留言已按《信访条例》相关规定转纳雍县责成相关部门调查处理。谢谢你关注“局长信箱”,希望对我们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和建议!

  该事项于2015年4月16日由纳雍县教育局办理完毕。
  据反馈,就你反映的问题,纳雍县教育局成立了调查组调查核实。2015年4月13日,调查组在纳雍二中随机抽取了七年级31名、八年级30名、九年级30名学生,均未查实你反映的“老师要求学生到其指定书店购买教辅资料”的相关问题。
你们的信访案件需要征求地方政府意见办理?公平?
张恩德 先生    2015-3-22 19:57:42
张恩德,男,15085704715。原城关镇古楼村一户主(现五龙街道古楼社区中心小区)。2011年政府征用本人商业加工房42•75平米,并与我签订协议,“甲方按就近和政府可支配的原则向乙方提供门面,乙方可根据协议序号优先购买”,即协议签订时间越早,序号就越靠前。因为我家是当地首个与政府签订协议同意搬迁的商户,按照协议内容享有对新修商铺的优秀购买权。
问题一:你们所说的“优先购买权”就是抓阄?
在2015年1月分商铺那天,政府按抓阄方式让我们在相应的商铺面积分类箱中抽取号码,为了表示“公平”,有的还设置了空号码。按照合同序号我家优先抽取纸条,如果抽到空号的人只能分到下一批铺面中。试问政府,概率论有学过没,抓阄就是优先购买?你把我们农民当傻子?
如果我不幸抽到空号,只能在下一批里抽,如果下一批商铺面积大于我签订的协议面积,我必须花6000元/平米的高价补差。试问政府,我一个农民,哪有那么多钱?唯独土地也被政府给买走了。可是当初卖给你们的土地为什么不按6000的价格算呢?这就是政府所说的公平?拿我们百姓的土地做生意,简直谋取暴利嘛!


问题二:所谓的“公平、公正、公开”,我的补偿费用可否兑现?
在补偿条款中 “甲方支付给乙方过渡安置费和营业补助费”,允诺“自我搬出之月至政府提供商业门面给我购买之月止,营业补助费两年一次性发放”,实际只兑现了1.5年(超年的费用在协议中未说明,我们默认为同过渡安置费同年补齐);允诺“过渡安置费两年一次性发放,超年的按月计算”,实际只兑现了两年(期限已超过两年,至今未提供给我门面),余下费用呢?  
这是我反映的事实,请相关领导给我说明,还我公道。我不需要政府对我有什么优待,我希望政府讲道理,按照合同“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兑现承诺。你们的信访处理意见我没法信服,因为没有拿出具体论据。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我相信我的问题一定能解答。谢谢!

回复内容:
张恩德 先生:
  你好!
  你的留言已按《信访条例》相关规定转金沙县与你上次的来信并案处理。谢谢你关注“局长信箱”,希望对我们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和建议!
 
  该事项于2015年5月14日由金沙县五龙街道办事处办理完毕。
  据反馈,1、你户及同类型拆迁安置户的《房屋安置补偿协议书》均约定了在政府可支配的原则下安置户有优先选择和购买权,但是,由于政府提供的房源与安置户安置面积和数量不匹配,所以办事处通过多次召开安置户会议,绝大多数安置户决定采取摇号选房进行安置,并推荐群众监督员全程监督。 你户如果愿意要比协议安置面积大的商铺,可以申请参与摇号选房,但超出协议安置面积的实行补差,每平米6000元。 2、营业补助费已经按照《房屋安置补偿协议书》一次性发放。 拆迁至今的过渡安置费,原城关镇已经解决过一年,你户和其他同类拆迁户安置是一样的,未解决的过渡安置费,在选房成功后一并计算。
举报村支书刘阳品以权谋私
以冲村全体村民 先生    2015-3-22 9:11:46
毕节纪委:
我们是贵州省织金县茶店乡以冲村全体村民,现举报我村村支书在任职期间无所作为,四风问题严重,在中石化煤化工征地期间其滥用职权牟求私利,结党横行等行为。
被举报人:刘阳品,贵州省织金县茶店乡以冲村四组,现任职以冲村村支书,居住于茶店乡先锋村。
事实与证据:
中石化贵州织金60万吨/年聚烯烃项目选址于贵州省织金县茶店乡以冲村、磨大村。自2011年煤化工奠基以来,我村(以冲村)的村支书刘阳品一直利用职务之便,在征地拆迁过程中牟取私利,并在其任支书期间,对上溜须拍马,在领导面前乱诬陷老百姓,对老百姓有吃拿卡要、大拜官架子的行为;在处理老百姓之间的小纠纷时,他不但不公平公正的处理,劝老百姓平息怒气,反而在背后用见不得光的手段挑唆双方的老百姓使矛盾激化;在征地拆迁过程中,不知道刘阳品给了工作组什么好处,竟然把属于集体的十几亩荒山、几亩沟渠及河坝、几百个平方的公房量到了他的户头上,而且把荒山、沟渠、河坝按耕地计算,使他的户头得到的拆迁款多达两百多万,而一般的老百姓在这次拆迁中得到的拆迁补偿款不到二十万;他的房屋已经买给我村的村民刘勇,在我村他没有合法的房屋,按照茶店政府对本次拆迁的规定,他在安置点是不能划拨宅基地的,可是不知道他又用什么手段,搞到了一百多平方的宅基地;他还将属于集体的十几亩荒山量到他大哥刘阳文的户头上,老百姓不同意,他们仗着家族大,要打要杀的恐吓老百姓,硬是把属于全体老百姓的钱占为己有;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说服乡领导,将村里的一座七十几亩的山坡划为他刘家的坟山,当时的乡领导、现已经调进县里工作的杨新远给我们的解释竟然是山上有一块已经倒掉的清朝末年、民国初期的封山碑;到目前为止,刘阳品集结一伙他刘家的痞子,想霸占属于老百姓的六十亩林地的钱款,他们威胁、恐吓老百姓,但大家都不妥协,由于数目巨大,工作组不敢直接把钱款判给他们,至今这笔钱款还在政府手里没有处理,而我们还在受到刘家的这些痞子的威胁和恐吓。
至前年九月份开始,我们一直在向乡里、县里反应如上情况,但至今无果。
我们恳请有关部门、有关领导能来我们这里查处这个党的败类,老百姓的公敌,还我们一个公道,给我们一片青天。如果领导们能来调查,恳请多访问几个人以便知道刘阳品的犯罪事实,因为刘阳品结党谋私,我村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他的爪牙和走狗,有可能调查的人中大部分是他的人,这些人替他说话掩盖了他的恶行。
至此
                         以冲村全体村民拜谢

回复内容:
来信人:
  你好!
  你的留言已按《信访条例》相关规定转织金县责成有关部门调查处理。谢谢你关注“局长信箱”,希望对我们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和建议!

  该事项已于2015年5月15日由茶店乡人民政府办理完毕。
  据反馈,1、煤化工征地工作组在征地过程中,是严格按照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开展工作,对所有实物指标都公示上墙。你反映的沟渠、荒山、河坝及公房属于集体财产,是单独丈量在集体账户的。织金县中石化煤化工建设工程征地搬迁工作指挥部按照相关政策、法规,严格纪律、统一标准开展煤化工征地搬迁安置工作,不存在将集体荒山、沟渠、河坝及公房丈量在个人户头行为。2、茶店乡调查了刘阳品签订的《中石化织金煤化工项目征地补偿协议》和《中石化织金煤化工项目坟墓搬迁补偿协议》,协议显示刘阳品户头的各类补偿款共计1018668.49元,调查中未发现其户头有两百多万补偿款的事实依据;3、刘阳品户头仅有宅基地面积为52平方米,结合刘阳品户人口数4人,在集中安置点应划拨的宅基地面积为80平方米,调查中未发现其在集中安置点有一百多平方米宅基地的事实及依据;4、荒山属于集体财产,是单独丈量在集体账户的,不存在丈量在个人户头的情况,且刘阳文户头实物指标调查登记表上无相关依据显示其户头含有几十亩荒山指标;5、2013年12月以冲四组征地工作组在丈量荒山荒坡时,刘氏宗族要求认定青杠林坡归为刘家祖坟山。接到反映,工作组按程序立即组织群众就青杠林坡权属争议一事召开会议,会上,群众认定青杠林坡为刘家祖坟山,不存在暗箱操作。
黔西县沙井乡熊洞村林地、耕地被毁坏、强占的情况反映
田文敏 先生    2015-3-18 11:11:20
反映人刘应云,男,身份证(522423195304071573),汉族,农民,黔西县人,居住贵州省毕节地区黔西县五里乡双塘村第二组,                             移动电话:13985873224
反映人刘应前,男,身份证(5224231969020181),汉族,农民,黔西县人,居住贵州省毕节地区黔西县沙井乡熊洞村第二组,移动电话:15885209312
反映人王克兴,男,身份证(),汉族,农民,黔西县人,居住贵州省毕节地区黔西县沙井乡熊洞村第一组,移动电话:
反映人王克书,男,身份证(522423196209281518),汉族,农民,黔西县人,居住贵州省毕节地区黔西县沙井乡熊洞村第一组,移动电话:

被反映单位贵州省复厦矿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                             
移动电话:13599921333
被反映人廖勇,黔西县沙井乡党委书记      
    移动电话:
被反映人李正光,黔西县沙井乡熊洞村村民委员会支书
移动电话:


反映事项:
一、请求上级主管部门及监督机关责令三被反映单位向反映人作出赔偿,赔偿标准依照黔织高速占地赔偿标准42.5元/平方米计算,四位反映人耕地共计15500平方米(合计658750元)。
二、请求纪检监察部门及人民检察院查处三被反映单位在招商引资中可能获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以及破坏当地生态环境的责任。

事实与理由:
被发映人廖勇以招商引资为借口(没有出示过任何文件、批准手续),同贵州省复厦矿业有限公司、李正光两被发映人合作后强行侵占反映人承包地,耕地面积共计15500平方米(其他村民与反映人耕地、林地、生态林面积共计300亩以上被毁坏),2012年8月期间贵州省复厦矿业有限公司进入现场,按3.62元/平方米计算征用四反映人土地,由于征用土地费用很低,与反映人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事后贵州省复厦矿业有限公司将机器设备开进现场,强行侵占反映人土地,故意改变反映人用于维持生活的耕地,反映人多次请求处理安置。2014年12月30日,2015年1月2日、3日反映人刘应云与田彪找熊洞村村民委员会支书李正光处理,李正光首先一推再拖,借口找用地单位酌情处理,后来李正光当着反映人电话联系沙井乡人民政府党委书记廖勇,廖勇在电话里破口大骂,骂得妈妈娘娘的不堪入耳……。特别严重的是廖勇当面骂刘应云及田彪:“这些狗日的穷疯了,叫村支书李正光不要管啦,他们干不了什么事……”,对于乡党委书记廖勇属于一乡之官辱骂村民,村民无法讨回公道,无处申冤,2012年至今二年半的时间,反映人的土地既种不上庄稼,也无法恢复土地原状,如雨季到来熊洞两则山坡裸露及易造成泥石流灾害。
反映人刘应云面对被反映单位及两被反映人的非法侵占土地,地方官仗势欺人,称霸一方,反映人刘应云上访到黔西县国土局,黔西县信访局及相关单位,黔西县国土局才责今用地单位与反映人刘应云达成赔偿协议,一年支付反映人刘应云2万元,计算应赔偿刘应云28万元,但用地单位只赔了反映人刘应云22万元,剩余6万元用地单位长期拖欠拒不赔偿,另并强行侵占反映人刘应云承包地300多平方米不予赔偿,对于其他反映人分文未赔,被反映单位长期非法占用反映人耕地,非法大量采煤获取高利。
另外,沙井乡党委书记廖勇已联系公安派出所,要求必须把反映人刘应云一家七口的身份证信息报上去,直接侵害了反映人一家七口的人身权利。除此之外,沙井乡党委书记廖勇以在公安局报案反映人,并扬言威胁反映人不敢上访。
综上:二被反映人及反映单位利用国家赋予的权力,滥用职权,欺压百姓,对反映人估吃罢休,不讲原则违反规定支持被反映单位强行占用反映人土地,其行为既不合法,也不合理,据此,反映人依法反映,请求上级相关单位维护农民权利,及时给予处理为谢!
此致

                           反映人:刘应云 田彪
                                  2015/1/7         


注:附《委托书》      一份
      《土地面积数据》一份
《现场相片》    伍张   


 


 




  


 
 




 

 





 
 


 
 
 
 




 
 





 
 


 
 
 
 


 
 

回复内容:
田文敏先生:
  你好!
  你的留言已按《信访条例》有关规定转黔西县责成相关部门办理。谢谢你关注“局长信箱”,希望对我们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和建议!

  该事项于2015年6月11日由观音洞镇人民政府办理完毕。
  据反馈,通过黔西县招商引资,福厦矿业有限公司在观音洞镇熊洞村的荒山耕地上开采高岭土,经该公司与村民协商决定,以3.62元每平方米标准进行赔偿,由村统一和公司签订协议,但刘应前一家拒绝签字。后刘应前一家私下与该公司达成协议,刘应前妻子王克芬先后三次到该公司共领取26000元钱。后来该公司开采工作暂停,在搬出熊洞村时,一台铲车和两台挖机被田彪等人扣留,理由是公司破坏了刘应前家的土地,当前的赔偿不够。由于刘应前家拒绝村委会协调,协商赔偿时也是和公司私下进行的,无凭无据,且当时所得赔偿和由村与公司统一协议的赔偿金额基本吻合,故现认为赔偿不够的问题无法处理,建议你们通过司法程序解决。
  另,关于反映领导干部滥用职权的问题,建议你们到纪检监察机关反映。 
乡镇不给村民供电、供水,逼农户搬迁
陈星 先生    2015-3-16 16:01:52
贵州省黔西县中建乡龙凤村岩脚组农户杨富伦、杨付财、陈贵发、唐仲元、张云学、王文友、罗洪明、李仕芬地处红堰煤矿采矿影响区,当地受红堰煤矿开采影响而引发地质灾害,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从2010年4月起,同村临近农户李永伦、李永吉、彭明松、王成林、王成松、王成万、王成华、彭明军、彭明超、彭明街、彭明学、彭德文、王守举、王守国、姚正发、唐贵兵、唐国志、唐国民、董连旭、李庆学、朱世贵、尚茂友、尚茂品、代刚荣等三十多户村民在获得红堰煤矿房屋受损赔偿款后陆续搬离受灾区,现只剩下土地补偿款未兑现。也是从2010年4月份起,龙凤村进行农村用电改造(俗称农改)及修建饮水工程,乡镇领导明确表示不给于龙凤村岩脚组上述七户村民通水通电,给这七户村民扣以“搬迁户”的帽子逼其搬迁,对于受红堰煤矿开采影响引发地质灾害理应赔偿一事只字不提,村民多次找到乡镇领导讨要说法,乡镇领导不是“很忙”或是“正在向上级反映”就是有意避开。如今农改快五年了,岩脚组七户村民仍旧没有得到规范、安全的供电,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同村获得红堰煤矿赔偿已经搬迁的三十多户村民,虽然已人去楼空,但农改照样很完善。至于饮水工程,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前后投入巨资,时间跨度5、6年,如今也只是空空的水池,干瘪的水管。2015年3月12日,乡镇领导组织龙凤村村民开会,说上级拨款二十多万,给每户安装分水管,完善此项饮水工程,但是,龙凤村岩脚组7户村民不在饮水名单内。
     不管是农改还是饮水,村民不仅出了人和力,而且还出了钱,到头来落得个用不上电、喝不上水的下场,请问上级领导,这样的乡镇官员是否具备为人民群众服务的意识,是否为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五年了不给用电、不给供水逼农户搬迁,这其中是否是为了有意回避房屋赔偿及土地补偿款,请上级明查。如今农户常年用电、用水困难,请求上级领导关怀,予以解决为谢!
回复内容:
重复问题,已转黔西县办理。
乡镇不给村民供电、供水,逼农户搬迁
陈星 先生    2015-3-16 15:55:04
贵州省黔西县中建乡龙凤村岩脚组农户杨富伦、杨付财、陈贵发、唐仲元、张云学、王文友、罗洪明、李仕芬地处红堰煤矿采矿影响区,当地受红堰煤矿开采影响而引发地质灾害,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从2010年4月起,同村临近农户李永伦、李永吉、彭明松、王成林、王成松、王成万、王成华、彭明军、彭明超、彭明街、彭明学、彭德文、王守举、王守国、姚正发、唐贵兵、唐国志、唐国民、董连旭、李庆学、朱世贵、尚茂友、尚茂品、代刚荣等三十多户村民在获得红堰煤矿房屋受损赔偿款后陆续搬离受灾区,现只剩下土地补偿款未兑现。也是从2010年4月份起,龙凤村进行农村用电改造(俗称农改)及修建饮水工程,乡镇领导明确表示不给于龙凤村岩脚组上述七户村民通水通电,给这七户村民扣以“搬迁户”的帽子逼其搬迁,对于受红堰煤矿开采影响引发地质灾害理应赔偿一事只字不提,村民多次找到乡镇领导讨要说法,乡镇领导不是“很忙”或是“正在向上级反映”就是有意避开。如今农改快五年了,岩脚组七户村民仍旧没有得到规范、安全的供电,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同村获得红堰煤矿赔偿已经搬迁的三十多户村民,虽然已人去楼空,但农改照样很完善。至于饮水工程,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前后投入巨资,时间跨度5、6年,如今也只是空空的水池,干瘪的水管。2015年3月12日,乡镇领导组织龙凤村村民开会,说上级拨款二十多万,给每户安装分水管,完善此项饮水工程,但是,龙凤村岩脚组7户村民不在饮水名单内。
      不管是农改还是饮水,村民不仅出了人和力,而且还出了钱,到头来落得个用不上电、喝不上水的下场,请问上级领导,这样的乡镇官员是否具备为人民群众服务的意识,是否为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五年了不给用电、不给供水逼农户搬迁,这其中是否是为了有意回避房屋赔偿及土地补偿款,请上级明查。如今农户常年用电、用水困难,请求上级领导关怀,予以解决为谢!
回复内容:
陈星先生:
  你好!
  你的留言已按《信访条例》有关规定转黔西县责成相关部门办理。谢谢你关注“局长信箱”,希望对我们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和建议!

  该事项于2015年5月8日由中建乡人民政府办理完毕。
  据反馈,你所反映的杨富伦等7户村民住地属于自然灾害影响,而非煤矿开采造成的地质灾害,政府决定对这7户村民进行搬迁。目前,7户村民中有4户同意搬迁,已建好新房并领取了补助款,但由于个人原因还未入住;另3户因未按要求建房,补助款也就未拨付,考虑到其实际困难,中建乡已同意帮助其解决临时的用水用电困难,但该3户村民必须作出书面承诺,在规定时限内搬离地质灾害区域。
| 共计:275条记录  页次:12/35  每页:8条         [7][8][9][10][11] 12 [13][14][15][16][17]